【Yahoo論壇/宋文笛】深耕論述或者走向毀滅:國民黨再生之路初探

宋文笛澳洲國立大學講師
宋 文笛
圖片來源:民視
圖片來源:民視

作者為澳洲國立大學講師

一家百年大黨,在台灣和國際上都被廣泛定性為保守主義政治組織,它曾經既有過經濟官僚治國的出色成績,以及政治上主持台灣走向民主化的可圈可點紀錄,原本應該繼承雙重政治遺產,卻選擇自廢武功,只談經濟,棄談政治。可想而知,它在政治思想和政策論述上出現種種窒礙難行甚至於矛盾百出,以至於在年輕世代中的支持面臨崩盤。連帶的它在嘗試刺激支持者的投票熱情時,也就面對無話可說的窘境,唯一的標語便只剩下最萬用也最空泛的「亡國感」。 

這家政黨不是本屆喊「芒果乾」最力的綠營,而是國民黨;話語中危在旦夕的國不是台灣,而是中華民國。面對青年選民無話可說,是國民黨當前面臨的最大危機。

 藍營的正面政治資產 

平心而論,國民黨的確有過正面政治資產。蔣經國時期以技術官僚治國型態 (technocracy) 主持了台灣的經濟起飛,雖然核心因素在於外部 – 一是國際冷戰大結構下的美國扶持日韓台等歐亞大陸東緣的民主橋頭堡 (democratic bridgehead) 以箝制蘇聯的考量,二是提供越戰軍需等強心針的短期因素,然而蔣經國時代經濟上主持大局無礙,戒嚴時代侵犯民主人權乃至於冤假錯案無數悲劇,然而生涯晚年雖然出於美國國會壓力所迫,他畢竟允許台灣的政治自由化出現開頭。

以台灣標準固然令人不滿意,但若是採取國際視野審視之,和已故哈佛政治學泰斗杭廷頓 (Samuel Huntington) 的《第三波民主化》 (The Third Wave) 筆下的各國的民主化經驗相比,蔣經國時代已經可稱中上水平。同樣的軌跡,在李登輝治國民黨時期將台灣政壇從自由化初期帶往完整民主化,包含立法院全面改選、總統直選、法制文化的改善等,固然同樣是出於帶領國民黨和民進黨競爭的「外壓」 (gaiatsu) 所迫,畢竟也讓台灣成為以較低成本走向民主化的亞洲範例。 

蔣經國和李登輝經驗一管經濟,二管政治民主,原本可為國民黨的雙重政治資產。然而在這兩者中,過去二十年的國民黨選擇完全和李登輝時代的政治民主化論述切割,只單單繼承蔣經國的經濟技術官僚治國遺產。於是,政治民主化息息相關的觀念戰場 (marketplace of ideas),例如法制、人權、對於相對非傳統和非主流生活方式的尊重,國民黨便連帶棄守。

於是容易讓年輕選民形塑成藍營便是地方派系和貪腐、對於性別、國籍、經濟弱勢等不關心,以至於婦女權益運動、移工議題、同婚合法化等事涉保護弱勢權益的核心價值上,國民黨屢屢站在被動的一方,從此喪失青年選票,便是合理之事,也因此歷次綠營大勝,往往和青年返鄉投票高潮呈現極強的連動性,包括 2004, 2014, 2016, 2020 皆如此。 

經濟牌流為綏靖主義的外交牌 

相對的,在放棄國內的文化性議題的同時,藍營變得過度依賴蔣經國的技術官僚治國的訴求,將「國民黨比較會搞經濟」作為主要賣點。藍營的經濟牌說帖有二:一是藍營比較多經濟人才,二是藍營比較能夠取得外部勢力的善意。 

在實證上,若是說在綠營的陳水扁政府時代,藍營的確仍然享有五十年長期統治帶來的人才優勢,那麼在馬英九政府時期證實即便是藍營也無力逆轉經濟轉型困境之後,國民黨的管理經濟能力優勢神話已經破滅。即便選民還殘存些許「藍營人才比較會做政策,不像綠營只會上街頭搗亂」的八十和九十年代舊印象,在藍營決定於 2020年提名政治魅力明確高於政策能力的總統候選人之後,也肯定已經消耗殆盡。 

於是「國民黨比較會搞經濟」訴求的倆說帖中,關於自身能力優勢部分不再成立,只能夠改採取第二說帖,即「外界比較會願意幫國民黨搞經濟」。於是國民黨的論述便只得朝著只要是國民黨執政,北京必然幫忙,連帶的兩岸關係對台灣的意義只是「經濟機遇」而毫無「 國安隱憂」的方向修改。 

然而純粹依靠外界施捨的訴求,難免存在短版。一來,在選戰上,實在不似未來三軍統帥應有氣度;二來,在催票時,經濟利益屬於理性向縣,而催票需要感性連結,但實際上不存在價值議題可以打的藍營,無法提高支持者情感認同度,於是只好打出最萬用的「亡國感」牌,提高「中華民國將亡在綠營手上」的恐懼感。 

要結合此「亡國感」的感性論述要和「外界一定會幫藍營」的理性說法,並讓它們能夠在邏輯上同時成立,唯一說得通的說帖便是威脅不在外部,而在於內部,即傳統的三合一敵人民進黨以及其支持者才是中華民國存亡的真正威脅。 

此論述原本容或有效,然而在出現香港反送中抗議事件,無可置疑的論重要性論急迫性,都是外部威脅明顯大於內部威脅之後,國民黨論述至此完全崩盤,藍營版「亡國感」除了對於鋼鐵韓粉之外,對他人缺乏吸引力,也因此選舉最後半年,淪為結果已定的乏味的垃圾時間。 

台灣民主需要健康的兩黨制,既然短期內沒有其他政黨足以取代國民黨成為綠營的預設替代選項 (default alternative),那麼藍營若能改革進步,亦為台灣民主所需。藍營若欲自救,首先需要思考它在國內政治層級的文化戰爭中,它的核心價值為何?在學理上最基本的自由和平等之間,乃至於「同質效率」 (homogeneity and efficiency) 和「多元價值」 (diversity) 等二元論爭中,如何做價值排序?

若繼續拖延,則國民黨將持續被青年選民冤枉為保守主義怪獸,雖然實際上當下的國民黨根本沒有價值論述,連保守主義政黨都稱不上,只是消極的「維持現狀派」;而為何要維持現狀?恐怕這方面的思想底蘊和論述都沒有,只是出於淡淡的執政五十年的天生當權派,因此對於「現狀」、「秩序」、和「國民黨利益」之間存在的潛意識裡的連結。欲找回台灣的青年世代,國民黨為了自己,也為了台灣民主健全,恐需內視探索黨魂 (soul searching),思考自己當下的選民結構,並發展出系統的價值論述,方有可能取得理想性最高的青年選民們的諒解。應該往哪方向修改論述,且待下回分說。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九份、日月潭外國遊客只愛來一次!日本調查:小巷弄是台灣觀光救星
改革的國民黨 不妨重拾黨章
民進黨大勝後中國南轅北轍的態度
一場面試,看年輕人最害怕的台灣文化
2020年台灣房市的美麗與哀愁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