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王傑】為何要做沒人想當的工會幹部 (下)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要說為何自己想擔任工會幹部,大概是因為不願看到這種環境,留給接下來進來的年輕人,又或者是看到自己車站的年輕同仁,總是連續12小時釘在座位上賣票,疲憊的神情實在讓人不捨。每當一個辛苦的12小時班結束後,總要隔天還是得出現在車站。

如果我們承受並且委屈著,那又該留些什麼給後面的年輕人?同理,如果政府跟國家不能照顧好勞工,又憑什麼一次又一次在選舉中喊著照顧勞工的口號?當台鐵的勞工其實是更悲慘的,兼具著公務員身分並沒有得到特別好處,沒有國營事業的各項津貼,也沒有公務員的各項補助,有的卻是身為公務員的「米蟲」原罪。尤其在抗爭時,又會在民眾要求的公益運輸角色上被掣肘,常常合理的訴求也會容易被政府抹黑成危害公共運輸。

在擔任理事長的過程中,總會有各式各樣的人來找我:談自己的理念、建議工會該怎麼做、有的是鼓勵,又或者消遣,但其實大多數的人,並不知道產業工會運作上的辛苦,尤其面對企業工會的打壓,資方又不予理會。常常各種議題在資方的強勢壓迫下,員工們反而會喊:為何產工沒有出來反彈?但實際上真正該處理或責罵的,都該是協商管道中的企業工會,因為產工已經相當盡力在反映問題。產工幹部跟會員們,始終活在抹黑跟負面宣傳中,甚至在新進人員的課程中,上課的資方主管,都一定會先洗腦一番。

擔任工會幹部的過程中,常常要撥出很多時間參與活動、記者會,總會記得有些活動人數少的可憐,面對警察跟記者比抗爭同仁還要多的狀況,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表現的流暢跟堅強一些。但為何沒人參加,其實是人性使然,代表們身在工作和家庭中無法抽身,會員又會恐懼參加類似活動,害怕被貼上標籤,這樣的負面循環,便會持續影響著工會運作。

以前常一個人參加很多活動跟記者會,最印象深刻的就是依法休假時的活動,舉行了全台巡迴的說明會,從北到南再往東,利用自己一次又一次的休班或請假,就是希望會員勇敢站出來。沒有公假資源的產工幹部和會員,每次活動都是少少的幾個人到十幾人,甚至記得有一場南部說明會,來了十幾個,最後一個都沒參加休假。每次三四人的活動,我都只能告訴自己:下一次會更好吧!

再比較一下企業工會辦的全台說明會,全部都是利用公假,甚至可以發便當來吸引招募人員,座無虛席的氣場相對於產工真實勞工運動的場景,真是讓人不勝唏噓。我想,這就是台灣組織工會的困難,難的是真心參與和有勇氣想要改變這個環境。

最常被人問的問題就是:為何你的學歷要來台鐵?要當工會幹部?我的回答總是:不然我要怎麼辦?的確很多人的做法是不爽不要做,但就是這些不爽跟離職,造就了慣老闆的惡劣態度。如果我們真的感到不滿,為何不願意挺身抗爭?尤其已經身在一個公家單位,如果這個公家單位都不守法了,我們要怎麼期待一般企業守法?如果這個「考進來」的公家單位都待不下去,那我們到底還有什麼好選擇?

的確,台鐵員工的個性,從考試錄取中就決定了,是一種習於遵從跟安定的個性,要挺身而出實在很難。所以我更珍惜願意加入產業工會的數千人,甚至依法休假的五百多人,他們真的是用工作跟生涯豁出去,跟著工會從事抗爭。

有時在一些大型活動的新聞或批踢踢中,會看到批評跟指責的文章,說著台鐵員工已經很爽了,為何不滿足?又或者說運務輪班可以睡覺,其他單位怎麼辦?有的還會造謠說我家很有錢不缺工作。這些質疑我都會親自一一回覆跟打臉,如果真的很好做,為何不考進來?如果真的可以安心睡覺,為何還一堆過勞狀況發生?又或者可以來現場看看各個車站可憐的過夜環境,他們要睡嗎?

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國人習慣比爛的心態,又或者誰才有資格抗爭的說詞。對一個勞工來說,任何階級跟職位的人都是有資格抗爭的,誰都無法阻礙他們的團結;如果覺得自己待遇差,那就來組織工會抗爭,組工會一點也不難,難的只是沒有勇氣而已。所以那些常常在指責人家出來抗爭或造謠的,是不是也是躲在鍵盤後面的資本家之一?又或者是含著金湯匙出身不需要工作的人?

組織工會並不難,擔任工會幹部對我來說也只是多了某些壓力而已,但是卻可能可以改變這個環境,即使僅是往前推動一點點。我希望更多進入台鐵的年輕人能加入工會成為幹部或代表,一起為了改變這個環境而盡一份心力,因為也唯有他們,可以改變這個環境。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美共科技冷戰全面升高:華為與中共命運的倒數計時 100%
高粱、心經、韓冰、更勁爆:台灣如何偉大?
夢幻名單全落選 菲國年輕世代遭民主打臉
極與極——韓國瑜與林姿妙
民進黨成為自己反對的政黨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