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黃奎博】美民主黨桑德斯對台海的戰略模糊

黃奎博政治大學外交學系副教授
黃 奎博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桑德斯(Bernie Sanders),目前被看好可能在本(2020)年11月代表民主黨參加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人物之一,在本(2)月24日接受美國媒體訪問時,提出了他對美國出兵海外的看法,其中包括可能對台海地區用兵。 

他數次強調,動武是最後的手段。換言之,除非包括威嚇、斡旋、仲裁等和平解決爭端的方式已無效,他才會考慮海外用兵。他也揭示他個人對海外用兵的判斷基準,亦即當美國人民和美國盟邦遭受安全上的威脅,以及美國應該「在其他條件不變的前提下」,與盟國並肩作戰而非單打獨鬥。 

對於台海可能升高的衝突以及中共進犯台灣的意圖,桑德斯說「我們必須讓全世界清楚知道,我們不會坐視侵略行動,絕對不會」。 

桑德斯的立場其實跟過去數任的美國總統一樣,對台海雙方採取「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的立場,不放棄台灣、有限度協助台灣自衛、預防性干預台海事務以避免衝突升高,但美國政府並未清楚交代究竟會如何面對一旦升高的台海緊張,連「美國將會出兵護台」的保證都沒有。 

至於他說「美國盟邦遭受安全上的威脅」也是美國是否用兵的判別標準之一,問題就來了。台灣是不是美國的「盟邦」? 

「盟邦」一詞有法律和政治上的解釋。依照法律解釋,美國的「盟邦」是與美國簽有防衛協定或類似文件的國家,例如冷戰時期出現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簡稱北約),是美國在美洲以外第一個參加的軍事同盟,而美國在裡面有28個盟邦,包括英國、德國、西班牙、義大利、阿爾巴尼亞、克羅埃西亞、蒙地內哥羅、加拿大等國。 

幾年前,烏克蘭所屬的克里米亞遭俄羅斯出兵攻占,但烏國並不是北約的成員,只是透過「個別夥伴行動計畫」(Individual Partnership Action Plan)與北約強化雙邊關係的「夥伴」,所以並不是美國的法定「盟邦」。 

但政治上,1991年自蘇聯解體後獨立的烏國或可謂是美國的「盟邦」,因為近年雙邊雖有經貿摩擦,但政軍關係密切,美國也支持烏國欲加入北約的做法。雖然有分析家認為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不那麼支持烏國,但美國政府並未改變對烏國的態度。 

那麼,中華民國雖然一定不是美國的法定「盟邦」,但是不是美國的政治「盟邦」呢?美國透過《台灣關係法》處理對台灣人民及其政府的關係,但其中並未明定雙邊的軍事同盟關係,只有提到美國嚴重關切「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台灣的前途之舉」,會「提供防禦性武器給台灣人民」,並「抵抗任何訴諸武力、或使用其他方式高壓手段,而危及台灣人民安全及社會經濟制度的行動」。與明確的軍事安全同盟比起來,「善意模糊」下的美國給台灣政治上的承諾高於軍事上的承諾。 

自去年起,美國同意我國得比照美國盟邦,在對美軍購時不必先提詢價用的「要價需求書」 (letter of request for price and availability),而可以直接對美國提交「發價需求書」(letter of request for letter of answer)。這是對美軍購的進步,但並不是說我國在軍事上就因此變成了美國盟邦。 

美國政府也多年支持代表台灣人民的政府不以主權象徵的身分參與政府間國際組織,但無論是以中華民國或以台灣為名,正式加入這些國際組織,美國從未正面表態。世界衛生組織(WHO)和國際民航組織(ICAO)便是明證。 

政治上,你認為是就是,認為不是就不是,所以從這點而言,台灣是否為美國的「盟邦」,自然沒有標準答案。 

對我國而言,這樣的模糊有好有壞。好的一面是,至少美國在部分領域對我國是友善的、正面的,但壞的一面是,萬一台海出事,美國到底會用什麼地位看待我國?因為這就牽涉到美國海外用兵的決定了。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國民黨的青年斷層有多嚴重?
這次,國家機器move得很厲害
南韓病例爆炸式飆升:總統過於親中?邪教害人?
日本企業重視的工作能力:「気遣い」
口罩、包機、小明三亂果然是政治的顯影劑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