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少甫】江啟臣領導的國民黨將成為變種民進黨?【完結篇】

·10 分鐘 (閱讀時間)
國國民黨黨主席補選今天舉行,由前副主席郝龍斌與青壯派立委江啟臣兩人角逐,受整體投票率偏低和世代交替浪潮的影響,選舉結果由江啟臣勝出。(中央社資料照)
圖片來源:中央社

(這一篇長文是我個人探討和分析江啟臣及圍繞在江啟臣身旁的所謂國民黨本土派,嘗試去研究他們在九二共識及兩岸關係上的嘗試和風險,全文共約一萬三千多字,由於字數過多,因此拆成四篇,由論壇編輯協助刊登於Yahoo論壇。此篇文章為全文的最後一篇。若對全文有興趣的讀者,請先閱讀請先閱讀第一篇第二篇文章第三篇文章

再回到一個中國的根本,台灣人既然對於中國和中國人的認同,存在根本上的心靈距離、心理恐懼和認同障礙,北京當局或許能嚴肅及認真的考慮,不要將一個中國無限的狹隘化,倘若北京堅持台灣只能擁抱中國大陸官方和民間定義及認知的一個中國,那麼兩岸就絕無可能和平相處。就一個中國而言,或許能先從文化上及歷史上的一個中國切入,兩岸雙方彼此共享或者共同學習的中華文化,當然具有共通性,兩岸在歷史上更是千絲萬縷,如果台灣方面能逐漸朝著文化中國和歷史中國的方向靠攏,北京也不宜強迫台灣認同政治上的中國。

北京方面難道不知道,台灣對一個中國的糾結,存在認同認知上接受的困難?顯然北京是知道的,至少習近平似乎對於這個現實以及台灣問題認識的很清楚。北京涉台的重要智囊章念馳就曾於2020年7月13日撰文寫下「找出兩岸關係新出路」,該文指出「從台灣的歷史與發展來看,他們經歷了大陸沒有的本土化與民主化變遷,造就了與大陸迥然不同的政治生態,建立自己的主體意識與國族認同,甚至兩大政黨都成了本土政黨,建立了愛台與賣台的意識形態,撕裂統獨與族群,壓制了中國認同,使台灣從一個極端變為另一個極端,使本土化與民主化走向它的反面,民粹的亢奮與本土的滿足還處於高潮。這一切不是以數典忘祖一套說教可以解決的,他們對尊嚴的渴求也許大陸多數人難以用同理心可以理解的,兩制的衝撞對一國的影響,我們是缺乏心理準備的。」

針對一個中國,章念馳表示「其實中國大陸追求的統一,就是歷史上的一國多制的觀念,即在不讓一個中國解體的前提下,共同締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維持相對統一,如香港、澳門一樣,各有各的制度,和而不同相處,共同維繫一個中國,不讓台、港、澳問題成為西方勒索我們的藉口。」章念馳理性而客觀的論述,是台灣社會和人民可以接受並理解的說法,反之,目前在中國大陸上橫行霸道的鷹派言論和義和團式的留島不留人的喧囂,反而使台灣遠離中國。整體來看,章念馳對兩岸關係的美好期盼,值得北京和台灣方面共同努力。

當然,北京鷹派或許認為,既然力量和時間都站在北京一方,那麼台灣人民早晚要低頭。然而,這條鷹派路線走到最後,除了戰爭一途,更會使得中國大陸的統一成本急遽拉升,不僅必然造成中國崛起的大局受到嚴重衝擊,也必定使台灣的民心更加怨恨及仇視中國大陸,縱然中共在十年內乃至二十年內統一了台灣,台灣兩千三百多萬心懷怨懟的人口,也會毫無必要的大幅拉高北京當局對於台灣的統治成本。對兩岸雙方都沒有好處的事,又何必堅持強勢威逼?動用解放軍侵略並占領台灣容易,但面對國際環境和台灣內部的治理卻很困難。

至於北京在九二共識裡,於近年兩岸關係緊張之時,單方面加碼的兩岸共謀統一,我們認為台灣社會確實可以將統一的可能性納入決定台灣未來前途及命運的選項中。換言之,我們主張,台灣應當保有未來在法理上是否宣布獨立的公民投票選項,同時,我們也主張,台灣應當保有未來是否和中國大陸統一的公民投票選項。也就是說,我們相信,台灣在不斷調整現狀的動態性維持現狀的安全框架下,應該具備及保留獨立與否,以及統一與否兩個政治前途選項。台灣唯有保留越多的政治可能性,替未來保有最大的彈性和選擇,才是符合台灣的國家利益,以及符合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幸福及根本利益的負責任的選擇。

國民黨固然無法像民進黨般主張台獨,但對於獨立不需要抱持過度的反應。國民黨雖然對於法理上宣布台灣共和國等台獨行動強烈反對,卻不應對於台灣獨立的議題本身做出沒有必要的強烈反彈,國民黨畢竟不是也不該是中共領導的北京當局的代言人和代理政黨。國民黨為何不應該對獨立做出過強的反應?客觀地說,中華民國的現狀就是一個獨立國家的現狀,北京鷹派認為民進黨的謀獨,是台獨的政治動作,同時也認為國民黨的維持現狀,就是獨台的政治動作。換言之,如果北京狹隘地武斷的定義台灣此時此刻的現狀,那麼在北京的眼裡,台灣的現狀就是獨立的現狀,民進黨固然是台獨政黨,國民黨卻也不是謀求統一的政黨,而是獨台政黨。國民黨和民進黨在北京眼裡,全都是台獨。

國民黨無須向中共當局或者中國大陸,強調和突顯自身不是獨台或者台獨,因為,北京官方如果有足夠的理智、理性以及遠見,應當不至於對於強調中華民國和維持台灣獨立自主現狀的國民黨過度施加壓力,否則便是逼迫國民黨往台獨的方向移動。北京當局最終在排除武力統一的條件下,仍然必須在民進黨和國民黨之間做一個選擇。北京當然可以選擇鼓吹台獨但實質上所有政策都更加依賴中國大陸、更加使台灣失去獨立自主生存能力的民進黨,另一方面,北京依然可以對於現在一蹶不振的國民黨寄予微薄的期待,寄望兩岸關係於未來。

此外,從台灣選民的結構和人數來說,台灣現有的體制,屬於不成熟且相當民粹的民主政體。台灣既然是民主體制,自然就會有選舉,台灣每兩年在全台各地都會選一次,選完地方縣市首長和地方議員選舉,緊接著就會選各縣市立委和總統大選。然而,台灣支持獨立的人數長期持續增加,雖然偶有起伏波動,但台灣人希望自己當自己的主人是顯而易見的。同時,台灣目前維持現狀以及暫時維持現狀的比率約占五成人口,所謂維持現狀,事實上就是某種程度的台灣獨立自主,亦即至少是維持中華民國獨立自主的現狀。國民黨如果真的還希望在台灣的政治圈維持一席之地,甚或開拓票源,就有必要做出本質的調整。

兩岸關係緊張的情勢若要得到根本性的緩和,除了民進黨不能繼續於台灣執政外,國民黨也理應成為一個人民可以選擇的替代選項。現在被綠媒稱之為國民黨本土派的政治人物,其實走的並不是本土化的路線,而是民進黨化的政治道路,是嘗試由藍轉綠的詭異的政治嘗試。而在這批所謂的本土派中,事實上也如台灣自稱的統派一般,摻雜了大量的投機份子和地方派系的黑金黑道勢力,這種現象不只對中國大陸的形象有傷,對台灣的影響,自然也是非常負面。更有甚者,國民黨這些所謂本土派的其中一部分人,不僅只認識權力和金錢,和民進黨更有或公開或檯面下的交情,他們走的不是本土化,而是民進黨路線。

江啟臣於今年三月時表示,國民黨的兩岸路線不能滿足於九二共識,要「與時俱進」。趙少康於今年二月時,針對他在兩岸政策上,發表大略方向的原則和主張,趙少康稱他心目中的兩岸關係可以用十個字來代表,那就是「喊一聲兄弟,保百歲平安。」曾有記者問趙少康,台灣是否要向北京屈辱的卑躬屈膝,為了台海和平,台灣就要委屈地喊北京一聲大哥?趙少康回答女記者的是,如果我叫妳大姊,也不代表我們怎樣。事實上,喊一聲兄弟的關鍵,就在於兄弟兩字,這樣的概念相近於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但又更具體更形象了一些。

簡單說,喊一聲兄弟的價值,在於不去區分誰是兄和誰是弟,兄弟本身,就是一個有意義的名詞。兄弟,可以是家人的兄弟,也可以是客氣的和陌生人互道一聲兄弟。兄弟二字本身就具備政治上的模糊性。反之,女記者跑去問台灣是否要稱呼北京為大哥,首先就先將台灣定位為小老弟,把北京當成是老大哥,更有甚者,女記者自己戳破了兄弟二字的模糊性,恰恰是陷台灣於不義。提問的問題本身,就是女記者變相在逼迫台灣承認自己是小老弟,承認北京是老大哥。女記者提問的本意,或許只是想藉機詰問趙少康,給趙少康一點尷尬,但是實際上女記者是讓兩岸關係未來的可能緩和,變得更加困難,又更加為難。

九二共識的與時俱進,不能建立在將國民黨用本土化的名義,將其進一步民進黨化。國民黨未來的黨主席,無論是江啟臣、韓國瑜、朱立倫亦或是其他人,都不該用本土化的光環,去將國民黨實質民進黨化且為之擦脂抹粉。國民黨當然應該本土化,九二共識當然應該與時俱進,然而,除九二共識需重新和北京取得某種程度的相互諒解和平衡外,國民黨真正重要的是正視何謂本土化,以及國民黨究竟是否或者要如何進行本土化,而不至於讓國民黨變成小民進黨。

換句話說,國民黨的當務之急有二,其一為建立並完善本土知識藍的論述,使國民黨有機會和有空間能妥適地進行本土化,而不至於淪為另一個畸形的變色民進黨。其二,國民黨應該在相互討論和相互激盪下,將九二共識作出合適的詮釋和說明,或者經由和北京間相互溝通和探討,找出替代九二共識的方案。

九二共識應當與時共進,稱兄道弟才能長保平安。兩岸關係嚴重惡化的責任,不在特定一方,無須刻意單方面責怪民進黨,也不能將帽子全部扣在共產黨頭上。國民黨應當秉持實事求是、理性務實的態度,當民進黨有問題,就指出來,共產黨有問題,就大膽批評;反之,民進黨做得對,何妨肯定?共產黨做得對,又何妨大方的承認和學習?國民黨自己有問題,就該坦然承認並改善。

所謂誠實是最好的政策,國民黨若能在所有事物上,皆能實事求是並且務實精進,在一切以台灣人民利益為原則的基礎上,發展台灣、國際乃至兩岸的論述和政策,並針對不合時宜的體制大刀闊斧的改革,台灣人民才有可能給予國民黨機會,國民黨才有重返執政的希望。國民黨若想擊敗民進黨並且順利取得執政權,需要所有中國國民黨的黨員,以及領導者們摒棄私心、私利和個人權位;為國為公共同齊心協力的努力及合作。強力監督並制衡民進黨,維持兩岸及台海的和平與穩定,維繫台灣的繁榮和發展,這是國民黨責無旁貸的責任。

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