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失控的狠揍孩子,直到我看見他的傷,才驚覺我的孩子就是小時候的我!

未來 Family

攝影:關立衡

作者:花花(未來Family專欄作家)

在我國中之前,父母的體罰對我而言是常態,考試考太差會打我、對長輩沒禮貌會打我、頂嘴會打我、字寫太醜會打我,基本上國中之前我幾乎是天天被打。國中後父母就很少打我了,某次我一個反射動作用力拍掉了母親那準備落下的手,而我的身材在當時已經比母親還高大了。

「妳會老,我會大!」

我印象非常深刻,那次我這樣對我的母親吐出了這句話,此後母親就不再打過我了,我並不認為她是學會尊重我,更可能的是她意識到自己已經無法再用暴力迫使我服從命令了。不再打我的母親後來都是情緒勒索式的攻擊,她會不斷捶打自己然後說自己沒用、不會教小孩,才會教出了個我這樣叛逆又傷透父母心的不孝女兒。

我在16歲那年認識了前夫,交往沒多久我就開始計畫讓自己懷孕,為了逃離我的原生家庭,後來我也如計畫那樣順利懷孕、結婚並且脫離了娘家。每一天我都會寫下懷孕日記,跟還沒有出生的寶寶(現在的大兒子)對話。

「希望你長大能夠明白,就算是父母也不代表他們都是對的。」

「不被尊重的感覺真的很糟,媽媽絕對不會像他們一樣打你。」

「我會當一個秉持著愛的教育的媽媽,讓你平安快樂的長大。」

「你長大後可以很驕傲的跟大家說,你媽媽從來沒有打過你。」

每一天的日記內容幾乎都是自己對兒子的期許,每一天都期待著兒子的出世,然而當孩子真的出生後才發現教養小孩並沒有如同我想像的容易,光是一個哺餵母乳就差點逼死自己。 

一次又一次失控

隨著孩子逐漸長大,自我意識越來越強烈,到了那個特別愛說「我不要!」的年紀時,我才發現自己並沒有我以為的那麼有耐性,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沒有內建母愛的功能,為什麼我會一次又一次失控對孩子怒吼:「閉嘴!」

我雖然努力著不去打小孩,但卻無法忍住自己對他發脾氣,每一天吃飯、洗澡、收玩具、睡覺,每一件事情就是大吼大叫的完成,因為我輕聲細語的請他動作快,他似乎都充耳不聞。

嗓門大了,脾氣就差了;脾氣差了,手就開始握拳了。

我終於出手打小孩了,當時的老大才三歲多。我懷了老二後躁鬱症變得更加嚴重,某次用餐時間老大撥弄著碗中稀飯要吃不吃,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叫他「趕快吃!」、「再不吃就收走!」、「我數到三喔!」……

然而不管用什麼方式,老大不吃就是不吃,最後那個碗也不慎打翻,整碗稀飯撒了一地。最慘的是我當時地板鋪著巧拼,巧拼底下是沒有整地過、凹凸不平的水泥地,基本上根本不可能清理乾淨。

我複製了媽媽的偏差教養

我完全無法冷靜,一把拽著他的胳膊扯離椅子,抓起衣架子就往他身上落下,那狠勁老實說,我爹娘當年揍我時可能連其十分之一都不到。我就像發瘋了一樣,坐在不到四歲的兒子身上,一邊用衣架子抽他,一邊逼問他「為什麼不聽話!」

像是要置他於死地一般,我的手勁一下比一下更重,老大從撕心裂肺的哭喊著「對不起」、「我要吃飯」、「我下次不敢了」、「媽媽我好痛」,到喉嚨沙啞,再到剩下無聲地啜泣,甚至連掙扎都不再,我才恍若大夢初醒一般被自己的行為嚇傻,扔掉了手中的衣架子然後從兒子身上離開。

我脫掉了兒子的上衣,那背上怵目驚心的瘀血抽打痕跡,我至今仍然忘不掉,我以為自己是情緒失控才將孩子打成那副模樣。然而當我研究了個體心理學後再去分析這件事情才發現,我根本沒有情緒失控,在當時我理智得不得了,因為我選擇了孩子的軀幹與臀部鞭打,那是個不太容易會造成致命危險以及不容易被他人發現的位置。

我只是為了達到毆打孩子的目的,才製造出憤怒的情緒。(目的論)

從因果論來看,可以合理的說因為孩子怎麼講都講不聽,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真的忍無可忍了才會對他下那麼重的手。可是,如果在當時我真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話,為什麼我能夠精準的將每一下都打在他的背上與臀部上,沒有讓任何一處會被發現的部位留下被衣架抽過的痕跡。

因為我只是想體罰他,這是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不知不覺領悟的一種偏差行為模式,我認為只要拿出父母的威權就能夠快速讓孩子服從自己。暴力,是逼迫對方服從自己最快的方式;而我為了要合理使用暴力,才製造出憤怒的情緒。

那一次的事件有嚇到我自己,我有意識到這樣的失控要是多發生幾次,或是我一個力道與角度沒控制好,兒子真的有可能會被我打死。那次後我就不曾打過孩子,但我卻步上我母親的後塵,開始用情緒勒索的方式教育孩子,甚至為此沾沾自喜終於做到了自己的期許:絕對不打小孩的教養

自從我在兩年前開始實踐個體心理學之後,我明白了自己雖然不再體罰孩子,但是我口中吐出來的話卻可能比衣架落在身上還要更傷、更痛。漸漸地我開始練習對他們進行課題分離,不再強加自己對孩子的期許在他們身上,我學著尊重與接受他們的一切。

因為與前夫離婚的關係,孩子在初期是交由前夫照顧,前夫的家庭平時是如何向孩子說明我這個母親的我不清楚,我只知道那段時間每次回屏東探視孩子們,四歲大的小兒子會怒瞪著我對我說:我討厭妳! 

當我開始願意尊重他們的自由意志後,他們也漸漸願意親近我,雖然一兩個月才能見上一次面,但每一次見面孩子們對我說的話都特別多,甚至有他們非常隱私的事情。那對我來說真的非常欣慰,因為我知道在他們心中,我是可以信任的,因此他們才會告訴我那些連他們的父親都不知道的事情。

回頭看看童年時期的自己,對抗父母的威權能做的只有對著幹,爹娘說東,我偏要往西。很多時候我自己並不是不知道爹娘說的其實才是比較好的方式,但在當時的我只認為,要是服從的話我就輸了!

於是我才明白,不管哪個年齡層都沒有什麼叛逆期。

孩子會叛逆,是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人身自由被侵犯,可能是要求他跟長輩打招呼,或擅自收走孩子的所有物然後表示做完什麼事情才還他,或報名了才藝班逼著孩子去補習等等。

即便父母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孩子好,希望孩子能夠贏在起跑點或至少不要當落後的,可是對孩子而言那是他們的人生,即便是父母也無權干涉,因為父母並沒有辦法代替孩子去經歷他的人生,因此應該將一切的選擇權歸還給孩子。

但這並非要父母從此對孩子放牛吃草,教育孩子就像是放風箏一樣,讓孩子乘著風飛翔但不致迷失方向;適時的將手中的線越放越長,孩子會看似好像飛很高很遠自己都要看不見,但那連接彼此的線仍舊會真真實實的握在手中。

假如你的老闆(或另一半)老是擔心你這個做不好、那個做不對,每次都在你試著要解決問題前就先替你想好方式,然後不斷批評你的方式不夠好注定會失敗、聽他的就對了不要管為什麼,反正就是按照他說的去做就好。

久而久之,你也會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廢?

孩子也是一樣的,你不讓他們自己去學著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甚至讓他們去經歷失敗,然後練習在每一次的失敗中吸取經驗好讓下一次的結果更趨近完美,當他們成年後就會變成不敢面對挑戰的巨嬰媽寶,然後又再一次複製上一代的行為模式去面對他的人生。

我在我一雙孩子們身上學到的,是越信任他們,他們也會越讓父母放心,同時對自己產生自信。當他們碰到人生道路上的難關時,會勇敢面對與解決而不是先開始抱怨、責怪甚至攻擊他人,成為現在老一輩口中說的「草莓族」或是我們這一輩說的「媽寶」。

謝謝我的孩子們這一路來教會了我許多人生的道理,也希望這篇分享能夠給各位照顧者不一樣的看法。

更多未來Family文章>>世界上最強的名字就叫母親!童年遭性侵、家暴...花花:我曾一度放棄自己,但孩子拯救了我的人生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黑鷹「迫降」應該下半旗嗎?
直球對決!韓國瑜為什麼挑戰媒體?
在國安無虞下 韓將推進兩岸和平對等往來
「雙航母」時代的解放軍海軍
淺論王丹先生的邏輯可能謬誤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