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租不起、老年人租不到──被夾殺的跨世代囚租族

Yahoo奇摩 X 報導者

文 / 陳貞樺  張子午

Yahoo奇摩取得非營利網路媒體《報導者》獨家授權,同步刊登「囚租人生」專題。台北巿獨立小套房的租金,10年來就漲了近5成。對80後世代而言,人生購屋大夢早就不敢想,現在連租屋小確幸都成了噩夢,不但被低薪、高租金夾殺,更別提結了婚、生了小孩,人口愈來愈多,年紀愈來愈長,房子愈來愈難找⋯⋯。租不起或租不到一間好房的人,是否註定人生會一直「向下沉淪」?這是台灣現今社會最大的集體焦慮。

「在台北要住好一點的套房,要有點水準的起碼1萬以上。我一個薪水才3萬出頭的人,怎麼可能負擔得了?」在台北已租屋10年的Eric,從研究所時期就開始在位於新北市的學校附近租屋,為了省錢,他接手學長退租的7坪頂樓加蓋雅房,悶熱的頂加一年有8個月都要開冷氣,颱風天整個房間就好像要垮了一樣。但他覺得無所謂,因為這裡的租金便宜且電費自繳,比起外面房東代繳差了近2倍。

工作多年的Eric在今年選擇與女友一起合租獨立套房,兩人一起分攤多出來的房租_攝影吳逸驊
工作多年的Eric在今年選擇與女友一起合租獨立套房,兩人一起分攤多出來的房租_攝影吳逸驊

「我兩年都住那邊,不太會換房子。好房子很難找,好房東更難找。 基本上水電不抽的都是厚道房東。」對他來說,這只是一個過渡期,能省則省。

畢業後,Eric在台北市區找到工作,開始工作的他薪水34K,扣掉生活費與手機費用,他希望租金可以壓到4,000元左右,對租屋環境沒有什麼要求,只希望水電自付、最好在市區,離捷運站近。找了一個月,依舊無所獲,從學生到上班族的身分轉變也讓租金的議價空間變小,將預算提高至6,000元,還是找不到。

隨著時間逼近,他將原本的租屋條件一條一條刪掉,最後不得不放棄台北市區的房子,落腳新北市江子翠捷運站附近的分租套房,坪數只有5坪,扣掉小得可憐的廁所,整間房間的擺設僅塞得下一張床、一個衣櫃、一張桌子。

囚租族求租,租屋「面試」比找頭路還難_攝影吳逸驊
囚租族求租,租屋「面試」比找頭路還難_攝影吳逸驊

囚租族求租,「面試」比找頭路還難

比起Eric,珍娜找房子比較有「策略」,卻仍是屢戰屢敗。

「我叫林珍娜,現在是平面設計師,現在在一間NGO工作。我跟室友們都是上班族,收入穩定、不抽菸、沒有寵物,我們真的很喜歡您的房子,我們生活很單純,都是在台北打拼只希望有個舒適的空間可以休息,請考慮看看。」

面對眼前可能的「未來房東」,林珍娜不疾不徐地把這段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台詞講出來,希望跟室友們斟酌字句、排練過的「面試內容」可以博得房東歡心。

「我個人是已經放棄買房子,我沒有抱這個夢,不想被房貸綁住。我覺得如果沒有考慮另一半,我應該會一直租下去,頂多老了回家住,反正家裡有房子。」25歲的林珍娜道出了高房價時代下,自己早已放棄買房這個遙不可及夢想的真心話。

考量台北市的獨立套房租金負擔過重且居住限制多,林珍娜決定找3個朋友合租,打造「家」的感覺。為了尋找可以一起居住的整層住家,她在這一個月內已經看了超過15間房子,預算不斷拉高,從一人6,000塊拉到8,000塊,擇屋條件卻不斷降低:不用捷運站有Ubike就好、內裝不用漂亮乾淨可以接受就好⋯⋯。

好不容易找到一間位於內湖的三房家庭式住家,雖然租金3萬2有點超出預算,但室友們都很喜歡這間內裝美麗的物件,決定咬牙租下去。林珍娜迅速撥電話預約,成為了第一組看房的房客。儘管排在後面的看房人潮眾多,她在心裡盤算這次「租屋面試」應該十拿九穩,畢竟室友們都是上班族,收入穩定,應該不會出錯。

結果公布,房東最後將房子給了排在他們後面的工程師新婚夫妻,租屋市場的殘酷讓她心灰意冷,只能繼續尋找那個自己期望在這城市能擁有的「家」。最後幸虧朋友退租,她跟室友們才得以接手住進一間老公寓定居。

當「300萬人租屋需求」遇上「地下經濟市場」

台灣房價所得比十幾年來居高不下,根據內政部營建署今(2018)年4月最新發布的「房價負擔能力指標統計成果」,今年全國的房價所得比(註1)來到9.08,代表你需要9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一戶中位數住宅總價(註2)。超過全國平均的縣市分別有:台北市(15倍)、新北市(12.75倍)、台中市(9.58倍),也顯示在北部和中部都會區居住大不易。

註1:房價所得比=中位數住宅總價÷家戶年可支配所得中位數。代表需花多少年的可支配所得才買到一戶中位數住宅總價,數值越高表示房價負擔能力越低。

註2:不動產實價登錄建物成交總價中位數查詢系統,2018年Q1的不含車位的房屋中位數總價為675.5萬元

全國房價所得比排名
全國房價所得比排名
歷年全國房價所得比
歷年全國房價所得比


房價高漲的年代,租屋已成為越來越多人的居住型態,尤以都市人口居多。內政部統計,2017年租賃市場規模約98.5萬戶,相較2010年的80.8萬戶,成長21%。乘上每戶平均人口2.69,等於每年265萬人在外租屋生活,加上2017年教育部統計的外宿學生人數30萬,現今有租屋需求的人口數約300萬人,佔全台人口約八分之一。

但300萬人的需求,可能僅是租賃市場中的冰山一角。

長久以來,租賃產業在台灣從來不是「正式」的市場,這一個政府與民間都心知肚明的公開祕密背後,是高達9成房東都沒有繳稅的「地下經濟」。沒有人知道這個地下經濟規模究竟多大,目前官方對於租賃行情的唯一指標僅可從「不動產交易實價查詢系統」得知,僅規定由不動產仲介業者成交者才須登錄,自租並不列入。

房價高導致取得成本高+「以租代買」需求提高=租金上漲

為一探台灣租屋市場租金漲幅,《報導者》爬梳全台最大租屋網站591房屋交易網10年來(2008年~2018年)雙北的租金變化,以房屋類型區分,發現呈現普遍上漲的趨勢,尤其以「整層住家」漲幅最高,每坪租金中位數較10年前漲幅高達63%,2018年租金中位數21,000元;「獨立套房」次之,漲幅為43%,租金中位數11,000元;「分租套房」及「雅房」則較平穩,前者漲幅4%,租金中位數8,500元,後者平漲幅11%,租金中位數6,000元。

雙北歷年每坪租金上漲趨勢
雙北歷年每坪租金上漲趨勢

專長研究台灣貧富差距問題的中研院社會學所副研究員林宗弘認為,目前台灣貧富差距所得分配,是延著兩條界線分化,一條是勞資雙方,另一條則是戰後嬰兒潮與千禧時代成年人兩個世代,租金問題與後者較相關。戰後嬰兒潮世代是現今社會經濟資本較高的一群人,手握許多大坪數的整層住家房產。當這些物件被房價炒高,價格反映出的是買方的房貸利息升高,而非一般家庭收入增加幅度。

「戰後嬰兒潮世代的房屋沒辦法出脫,如果他不肯認賠殺出,房子就套在那邊,提供很高的租金來掠奪那些年輕的世代和家庭,住進去就開始付成長63%的租金,就算是雙薪家庭的薪資也不可能成長到63%,只有一些非常高收入的家庭才有辦法承擔大坪數的房子,」林宗弘說,現在的房市狀況等於買賣雙方僵持不下,房地產無法獲利的狀況下,屋主就可能將租金提高轉嫁租客。

從事租屋代管業務已逾20年的永勝租屋經理執行長徐銘達則認為,591租屋成交價還會有議價空間,需要再打個9折。但他關於租金上漲趨勢的看法則與林宗弘相同,後來蓋的房子造價高,取得成本也變高,屋主不租高則投報率太低,維持行情將來也可以賣個好價錢。

另一個原因是,近年房價高,讓買不起的人選擇租房觀望,租的需求變多了,租金也會上漲。只是,居住品質是否有跟著提高呢?

薪水漲幅追不上租金,房子愈租愈小、生活愈來愈糟

房租往往是租屋族選擇房子最大的考量。但多年來薪資成長的幅度牛步,行政院在今年5月針對我國薪資現況的一份報告中統計,2000~2017年本國籍名目薪資累積成長率約22%,對照個人租屋的熱門物件「獨立套房」的租金漲幅高達43%,薪資漲幅遠遠落後租金成長速度。

年輕人只住得起雅房或分租套房,因為他只承擔得起這樣的價格漲幅啊。全家房型的家庭式公寓,或是大坪數的物件根本不用想,」林宗宏分析,目前社會所面臨薪資不上漲與低生育率的問題,都會反映應在房市結構上。

根據591的成交資料顯示,儘管租金一路上漲,不同房型的坪數中位數大多持平甚至減少。亦即繳的錢變多,空間卻沒變大,讓租客們的處境更雪上加霜。

雙北歷年租屋坪數變化
雙北歷年租屋坪數變化

終於找到一個月6千元便宜的分租套房的Eric,入住後卻噩夢連連。

「我後來發現花天板會漏水,房東說要找人來修,後來我發現根本就修不好。」某天Eric下班後發現賴以為生的筆電被整個浸溼,水不停從天花板流出,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隔壁棟水塔壞掉,漏水問題多年一直無法解決。「房東真的很鳥,其實他一開始就知道修不好,但在帶看的時候都沒講,」他氣憤地說。

儘管跟房東反應,但換來的是治標不治本的補救方式,每隔一段時間房東就會叫人來替換天花板,讓水不至於浸濕整個板面滴下來。不僅天花板,連電視第四台、浴室瓦斯都常出問題,他必須自己想辦法解決。

居住環境的考量因素,還包含鄰居。「房東也有租給外勞朋友,他們常常會開趴很吵,我還要去敲門。曾經有人舉報這裡住非法外勞,警察過來臨檢皺著眉頭問我,這裡環境這麼差為什麼要住,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Eric回想。

令人驚訝的是,他竟然在這樣的環境下住了兩年。問起為什麼不搬走,他只是淡淡地回答:「跟行業也有關係,我每天早出晚歸,這裡只是一個睡覺的地方。」他補充:「而且真的很便宜。」

工作多年的Eric在今年選擇與女友一起合租獨立套房,兩人一起分攤多出來的房租。儘管如此,他的房租支出仍增加了4,000元。「現在的房租大概就占我薪水四分之一吧。幸好最近有加薪,雖然沒有加很多至少有補貼到。但也不是每年都會加薪,也不知道房東會不會加房租⋯⋯Eric無奈地說。

Eric的租屋經驗是許多年輕租客的縮影:「忍耐」與「妥協」似乎成了租屋生活的關鍵字,不透明的租屋行情,讓他無法把握同一個價格考量下,是否能找到更好的租屋選項;在所得有限的狀況下,只能小心翼翼的安排「租金」這個必要固定支出。

少子化社會裡,家庭想租屋卻關關難過

華人普遍崇尚「住者有其屋」的居住價值,「買房」更似乎是組成家庭的必要元素。但在房價高漲的今日,許多小家庭買不起房,「以租代買」成為長期、而非過渡的居住選項。

根據2016年內政部的住宅調查報告針對未來3年內居住需求調查,準備租屋的人數比10年前多了2.1倍,主因以「買不起房」最高,高達58.59%。

未來三年準備租屋原因
未來三年準備租屋原因

家庭成員的增加使得居住坪數需求往上提升,孩子的成長與教育環境又與區位息息相關,多重的變項與考量,加上租金的成長,都再再使得租房子這件事,對年輕家庭愈形困難。

謝錚誼一家人最後透過崔媽媽基金會的媒合,住進一樓40坪有院子的房子,經過補助後,僅要付13,000元的租金,大大減輕這個六口之家的壓力_攝影余志偉
謝錚誼一家人最後透過崔媽媽基金會的媒合,住進一樓40坪有院子的房子,經過補助後,僅要付13,000元的租金,大大減輕這個六口之家的壓力_攝影余志偉

40歲的謝錚誼育有3個孩子,她與先生決定搬出家中自立門戶時,兩人帶著兩小,加上肚中的孩子,一路尋尋覓覓想找到適合全家的租屋處,但發現要找到容納一家五口又便宜的房子,真的很難。他們無法負擔太貴的房租,因為光是生活費就壓得夫妻兩人喘不過氣。

「那時候是靠人家給第一個小孩的紅包撐了4個月,才能撐到後來找到工作。因為帶小孩很難找到好工作,那時候我領25K,我先生22K,加起來4萬多,生活才比較充裕一點,」謝錚誼回想當時狀況,苦笑著說。

為了省錢,他們選擇了當時最符合經濟能力的選項,一間位於新北市板橋區5樓的頂樓加蓋雅房,兩房一廳附廚房,加上水電僅需負擔13,000元租金,空間對當時的家庭狀況來講足夠了。但沒想到因為頂加悶熱,需要長期開冷氣降溫,電費兩期就衝到7,000塊。懷孕的謝錚誼也因為長期抱孩子上下樓梯身體不堪負荷,

有一好沒兩好,租金與住宿品質無法兼顧,也包含社區的環境。

「以前的板橋住處,不只家裡和儲藏室沒兩樣,老舊社區互相干擾的情形也很嚴重,3個小孩一起哭時引來鄰居關切,外頭則時常傳來鄰居的吵架、賭博聲,甚至長達半年不明原因的被鄰居跟蹤,回到家就趕快緊閉窗戶、拉上窗簾。」

隨著孩子越來越大,兩房的空間越來越不夠,家庭雜物和孩子們的玩具塞滿房間,搬家這個念頭越來越強烈。當時謝錚誼的大女兒被評估有發展遲緩的症狀,需要頻繁利用台北市的早療資源,母女不堪來回騎機車的疲累,最後決定在女兒上學的地方——台北市南區找新房子。

這時,謝錚誼發現她又懷孕了,她只能辭職當全職媽媽待產,而這次需要找能容納一家6口的租屋處,條件更多,租金也被拉高。雖然當業務的先生薪水有成長,仍只有4萬多塊。對比591房屋交易網上,台北市今年「整層租家」的成交租金行情中位數21,000元,足足佔了5成。

「依我們人數,在租屋市場不好找,基本需求要3房、30坪,在這邊至少都要25,000~28,000元。租屋族最大的困境還是在於可以支配的所得,跟可以租到的環境。希望讓小朋友在台北市,有比較好的教育資源,但是能夠租的地方較偏僻,居住環境就沒很好。」當時謝錚誼只能每天抓著手機,閒暇時就看租屋網,深怕錯過符合條件的物件。

「薪資影響家庭真的很大,租屋的價格不要超過三分之一會比較有安全感,超過二分之一壓 力就會來。如果臨時出狀況,就會沒辦法負荷。」她舉例,像孩子的早療費用就是一個固定支出,其他諸如生活費、孩子學費、看病費用等等都是負擔。

謝錚誼一家人最後透過崔媽媽基金會的媒合, 住進台北市南區一間位於一樓、40坪又有院子的房子,甚至還有一間地下室讓孩子們可以盡情玩耍,不用擔心吵到鄰居,經過補助後,僅要付13,000元的租金,大大減輕這個六口之家的壓力。

「原本要賣房的屋主,由於開價太高,一直賣不出去,就拿出來給政府『包租代管』,所以屋子整理得不錯。先簽約一年,之後看願不願意讓我們繼續住,如果不行就再找。租屋租久都有這種壓力,雖然可以在生活取得一些空間,但是哪天房東想賣掉也沒辦法。一直搬家很可怕,會覺得自己沒有根。」謝錚誼道出長期租屋族不確定的心情。

她表示,夫妻倆不是沒想過買房,但現階段財務狀況無法負擔。「我們家從先生薪水22K到現在46K,一 路撐過來,根本沒有辦法做太多選擇!租屋是目前最佳選項。」

包租代管是什麼?

政府藉由補助業者、給予減稅優惠等誘因,鼓勵房東將房屋釋出給專業公司招租,再以折扣的價格轉租給符合資格的民眾,並代為管理。分為以下兩種方案:

1.包租:政府獎勵及補助租屋服務事業(以下簡稱業者)承租住宅,由業者與房東簽訂3年包租約後,於包租約期間內業者每月支付房租給該房東,再由業者以二房東的角色,將住宅轉租給房客(一定所得以下或弱勢者),並管理該住宅。

2.代管:業者協助房東出租住宅給房客(一定所得以下或弱勢者),由房東與房客簽訂租約,業者負責管理該出租的住宅。

資料來源:內政部不動產資訊平台

 

要讓租屋市場正常化,讓社會大眾掌握行情,最關鍵還是要讓那些藏在黑暗中的租屋物件浮出來_攝影曾原信
要讓租屋市場正常化,讓社會大眾掌握行情,最關鍵還是要讓那些藏在黑暗中的租屋物件浮出來_攝影曾原信

老無所終:高齡者所面臨的租屋歧視

日本近年來時常出現關於「下流老人」的討論,指的是那些「過著最低限度的生活保護基準生活的高齡者」。這群人儘管年輕時收入達平均水準存了一筆錢或退休金,但因為壽命延長所負擔的生活、醫療費用也隨之增長,一旦家庭發生變故(例如:個人或家人面臨重大傷病、孩子無法負擔自己生活費用等),就容易墜入貧窮的生活中。

其中探討到日本公宅數量不足,許多老人無法忍受民間租賃住宅的租金負擔,因而用盡存款、失去住所。這樣臨老失所的低端老人,在台灣進入高齡社會後,也愈來愈多。只是,租屋巿場是一個殘酷舞台,不僅沒錢找不到好房,高齡、單親、身心障礙更是常被拒門外。

「租屋歧視就是創造台灣高房價的元兇之一,你白頭髮去租房子看看?年輕人拼死拼活都要買房,不然老了有錢都租不到房子!」永勝租屋經理執行長徐銘達不諱言,公司就曾接手過一位75歲老人的個案,有錢想租房但是被拒絕不下百次,只能被迫住在有如廢墟般的地下室或頂加雅房。

徐銘達將現有租屋選項分為4種:個體戶房東、代租代管物件、包租代管物件、社會住宅,他指出,其中以一般個體戶房東的歧視最強。在台灣9成租屋由個體戶小房東自租的狀況下,以年齡為變相的租屋歧視層出不窮。這些老人最後只能放棄居住品質,轉而到租金較低的舊城區尋找安身之處。(更多高齡租客所面臨的問題,請參考:危宅裡的蝸居晚年,地下獨老何時能「上岸」

中年租客也焦慮:不敢想像未來老後要住哪?

對老年居住的焦慮,也反應在已邁入中年的租屋者身上。

50歲的阿齊就是一個例子。阿齊目前與先生、女兒一起在台北市東區租房,雖然母親曾買下一個20坪的小套房給她,希望女兒可以把它當成一個安身立命之處,但由於30年的老公寓套房修繕費用太高,加上母親生病需要一筆資金,於是阿齊決定脫手。

「那時候要照顧我媽媽 ,要忙著修房子又要帶小孩 ,就選擇要放掉一個東西。家裡有人生病的話,手上有一筆錢會比較好。當然知道房子你以後都買不回來,但沒辦法⋯⋯寧可趁著行情好賣掉 。我心裡當然還是捨不得,但覺得賣掉一個家,其實是要成就另一個家。」阿齊說。

身為心理師的阿齊目前是家中主要經濟來源,目前三房的整層住家月租3萬元,雖然低於行情,但也佔了她的收入的7成,生活費則是用賣房子的存款來補貼。「前年跟去年, 我其實有很強烈的念頭, 想要搬到一個比較便宜的房子 ,這樣才有一點未來可以看。」但相似條件的物件看來看去幾乎都要2萬5以上,而且生活機能沒那麼方便,多方權衡下夫妻選擇繼續租下去。

賣房後,想起母親說過無論如何都不能賣掉房子,阿齊有段時間非常沒有安全感:「我很害怕不穩定沒有保障 ,調適過相當長一段時間才接受這個狀態 ,我之前非常害怕沒有房子住。」她笑說自己每次都超準時繳交房租,因為很怕房東不租給他們了。

當被問到對老後的居住想像時,阿齊停頓了很久才回答:「你們提問,我才發現自己對於居住的想像已經沒有,已經很久都沒想過了⋯⋯。

對她來說,上有母親要扶養、下有孩子要照顧,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買房對我來講很遙遠,要付頭期款的話,要把所有保單、所有留給小孩子的儲蓄保險通通都截掉,搞不好還不夠。有些事情我真的沒在想以後,來到中年這個階段就覺得人生邊走邊看,應該沒有過不去的。」

當租屋成為一種居住選擇,政府準備好了嗎?

過去台灣社會價值普遍將「租屋」當成一個過渡階段,政府將房東與房客問題視為「私對私」的民法關係,不想介入。屋主比起投資租屋物件更喜歡靠房地產賺錢,而租客終極目標是要買房子,房子爛也就將就,社會並不重視租屋議題,租客也沒有意識自己的權益。

「台灣最大住宅問題是沒有選擇,如果想買房很好,可是沒有第二條路,沒有方式可以比較有尊嚴的居住。政府能蓋的社宅有限,把租屋市場弄好非常重要,」在民間長年關切社會住宅議題的都市改革組織祕書長彭揚凱說,儘管政府近年陸續推出租金補貼、社會住宅等居住政策,但他認為這些居住政策目標還是住者有其屋,只是暫時止痛而已。

要讓租屋市場正常化,讓社會大眾掌握行情,最關鍵還是要讓那些藏在黑暗中的租屋物件浮出來。

「稅通常是影響房東意願的罩門,」徐銘達直指房東長久以來不願意將物件攤在陽光下的原因。在台灣,自住跟出租影響3種稅:假設房東將原本自住的房屋改登記為出租用,將會新增租賃所得稅,以及房屋稅差2倍、地價稅差3倍。「我在民間做租屋仲介24年,9成房東沒報稅,這是大家公開知道的祕密,如果堅持要報,業績就掉9成。這是我心中很大的痛,不是不想合法,我合法就先活不下去啊!」他說。

為吸引房東,內政部於2017年開始試辦「包租」(租賃專業業者向房東承租房屋,後續轉租並管理)與「代管」(租賃專業業者代理房東管理出租物件)業務,希望完善租賃專業市場。房東只要透過兩者出租,每屋每月6,000元租金所得免稅,6,000~20,000元部分也能有53%的扣除額。另外,地方政府正在研訂減徵房東房屋持有稅金。配合包租代管,今年6月27日國內首部租賃專法「租賃住宅市場發展及管理條例」正式上路,明文加強規範租賃雙方的權利義務,是朝向租屋法制化的重要一步。

但徐銘達認為,稅優頂多不是抗性,不足以吸引房東,免稅才是最直接的作法。「在外面繳兩萬,若一進來不用繳錢,當然進來。但現在不是,在外不用繳、進來要繳錢。肖仔!」徐銘達也點出,許多房東也擔心跟政府打交道,會不會查稅查到其他出租物件,反而風險更大。

玖樓的模式,近年來已被標舉為共居文化的典範_攝影吳逸驊
玖樓的模式,近年來已被標舉為共居文化的典範_攝影吳逸驊

新時代的居住實驗,讓房東浮出水面

當政府陸續投入資源,欲導正地下化租屋市場的成效有待驗證,一群年輕人已從自己的生活經驗出發,摸索與實踐出一套有別於傳統的租屋型態。

成立於2016年的「玖樓」,源於一群長期在外租屋的學生,不希望只能關在各自的套房、雅房裡對著電腦上網吃便當,便共同承租市區內的舊公寓,重新規劃、修繕成一個可以真正生活、工作、人與人之間彼此交流的空間,再對外招租。

他們將既有的限制(台北市特有的密集公寓),轉化為更多可能的契機(在緊湊的空間中促進人與人的互動交會、進而形成共同的社群感),至今已經營了32個公寓,總共住了150位短則數月、長則3年的住戶。2017年,新北市政府更委由其管理兩處青年住宅(三峽、永和)近100位住戶的招租及社群活動等事宜。

玖樓的模式,近年來已被標舉為共居文化的典範。除了設計出細膩的合住機制、扣連當代工作與生活型態的變化,以及青年世代對於多元文化交流的嚮往,更關鍵的是,他們有著能讓無暇管理閒置房產的房東「浮上水面」的能力──而且是在誠實報稅的前提之下。

「大部分合作的房東都必須報稅,否則公司會計沒辦法核銷,這一直都滿掙扎的,因為房東還是傾向避稅。我們的經營優勢是短租居多,定價比年租高,居住密度高,單位換算下來,比自己出租多30~40%;再來考量時間、機會成本,交給我們管理,負責報修、招租等事宜,房東什麼事情都不用做,對於人在國外或退休不想管雜事的長輩,有很多誘因,」玖樓共同創辦人潘信榮說。

相較於一般民間租屋只提供硬體的房間,玖樓導入各項對於居住者的服務,從公共空間的使用設計、打掃服務、保險、通報維修等等,使得其租金較一般市場行情高,「租金提高應該是市場和產業健康化的過程,就像以前都是路邊攤,既不透明也沒有繳稅,一碗滷肉飯賣25塊,但食材來源安全嗎?能否保障消費者健康?其實租屋也一樣,如果這是一個良性的產業,在一定程度的修正後,往健康方向走,價格上漲是合理的,」潘信榮表示。

「租屋市場的base不是任何一個人可以去干擾的,租約一簽就是一年,不會突然漲租,彼此有充分競爭,這邊漲我找別人租,本質上它是一個消費財,」花敬群也認為,租屋市場一旦日益朝向正常化,增加的賦稅勢必會讓租金上漲,不可能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如果提升租賃專業服務品質,合理反應在租金上是應該的,屆時政府將以「租金補貼」政策來補貼。

當未來越來越多房東進入專業系統後,政府能掌握的租金資訊才能夠完整。這條讓租屋黑市走向陽光的改革路,現在正要開始。

更多囚租人生專題
年輕人租不起──被夾殺的跨世代囚租族
危宅裡的蝸居晚年,地下獨老何時「上岸」
租屋黑巿──繳租不給報稅、公安意外自己認賠
台北市最後的貧民窟
新混居時代的共融挑戰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